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真不是魔神_ 第五百二十五章 蛊惑-

时间:2021-07-08 19: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瞎眼的韭菜小说我真不是魔神 第五百二十五章 蛊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送走千叶美智子,已经是晚上的十点了。

    灵平安关上门,感觉有点困,就拿着手机,躺在床上,一边刷着睡前短视频,一边想着这些日子在帝都的事情。

    这是一个君子的习惯。

    孔子说:吾日三省吾身。

    他也习惯,每隔一段时间,就反思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的作为。

    有时候会感到惭愧,有时候会感到好笑,也有时候,会感到自豪,更多的时候,他会感到幼稚!

    是的!

    他总是做很多事后自己感觉很幼稚的事情。

    就像今天的事情。

    “我也真是疯了!”他仔细回忆着。

    今天,又是好为人师的一天。

    不仅仅给新罗找出路,还想干预千叶美智子家的家事。

    真是幼稚!

    他想着。

    只是,他不会后悔!

    君子反思自己,会反思错误。

    但有些错误,永不改正!

    譬如打游戏,他经常会反思,是不是可以拿打游戏的时间去做别的更多更有意义的事情?

    譬如考个证什么的。

    或者出门去多交几个朋友。

    可是……

    既然,混吃等死,就能过的很好。

    为什么要改呢?

    也像今天。

    好为人师,确实幼稚,而且可笑。

    但他不改!

    因为,这就是他。

    一边刷着短视频,手机上战火纷飞。

    战地记者们在炮火中,扯着嗓子吼着介绍着局势。

    他一边回忆着这些天在帝都的见闻。

    那一个个模糊的人影,许多事情,都已经淡忘。

    但有些事情,却难以忘怀。

    十字坡的夜晚,在脑海中回闪。

    隐隐约约,他的记忆里,似乎出现些荒诞的画面。

    十字坡中,再非他所见的风景秀丽、繁星漫天。

    而是阴风怒号、鬼影戳戳。

    迷雾萦绕着。

    而他的身影,则投影在其中。

    乃是一团,看上去非常可爱、漂亮,似乎长着数不清的黑色肉块的东西。

    他猛地摇摇头:“又在瞎想了!”

    于是,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耳畔,手机上的短视频中,记者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不断重复着。

    “各位观众,我现在在德里共和国的阿瓦隆要塞……现在……莫卧里帝国的军队,正在向阿瓦隆发动进攻……”

    轰轰轰!

    隆隆炮火在轰鸣。

    这声音不断回荡、重复。

    渐渐的,灵平安感觉,这声音变了,变得清冷而幽远。

    “大夏联邦帝国帝都阴司代理城隍臣庄秋上奏府君:臣蒙府君之命,授以阴司之权,战战兢兢,唯忧力薄而能少,以辱府君之神圣……”

    灵平安翻了个身。

    那声音,还在继续着:“今有俗世之天子,以臣颇有微功,欲加封臣为‘大夏联邦灵感城隍’……”

    “臣诚惶诚恐,不敢逾越,伏唯府君圣断!”

    “伏唯府君圣断!”

    “伏唯府君圣断!”

    不断的请求声,塞的耳朵疼。

    灵平安又翻了一个身,嘟囔了一句:“随你们便……别吵我睡觉!”

    ………………………………………………

    十字坡。

    阴司大厦。

    带着数百名阴司阴差,肃立于大厦大厅之中的泰山府君神像之前的庄秋,正在念着写好的奏疏。

    这是黑衣卫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仪轨。

    乃是龙虎山中,上表天庭的斋醮科仪。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行,但这事情是必须做的。

    故此,庄秋严格按照斋醮的程序,提前焚香精心两日,然后才敢在此时,上表伏请。

    一柱柱用着冥土之下生长的冥草炼成的信香,燃烧着,随着她的念诵,散逸出一团团青色的香雾。

    那用着厉鬼和罪鬼身上抽取出来的鬼血凝聚的冥烛,滋滋滋的燃烧着。

    “伏请府君圣断!”

    随着庄秋念出最后的奏文。

    所有阴司吏员,纷纷叩首大礼:“伏请府君圣断!”

    每一个阴司吏员都是忐忑不安。

    因为府君是真实存在的。

    而且,显过神迹的!

    一连三请,大厦之内,却没有任何异象。

    正当人们以为,府君并未关注到此时。

    所有的冥香猛地全部高高窜起巨大的火柱,几乎是瞬息之间,它们就被烧到了尽头。

    而那些冥烛的火焰,则一下子膨胀起来。

    整个大厅,刹那间便涌现出滚滚迷雾。

    这些迷雾,卷起香火,化作一团模糊不清的阴影。

    “随你们的便!”阴影中,有着宏大的威严声音传来。

    “别吵我睡觉!”

    “臣等惶恐!”庄秋连忙顿首。

    所有阴司吏员,也纷纷顿首:“臣等惶恐!”

    他们生前虽是黑衣卫或者军人。

    哪怕如今,也依旧认同着自己的生前的身份。

    但终究,冥世之中,他们是有着真正掌握和操纵他们生死的君王!

    ……………………

    站在六十层楼高的帝都刑天大厦的楼顶。

    南宫望,仰望着苍穹。

    今夜的晚风,似乎格外阴冷。

    让他忍不住的哆嗦。

    虽然,超凡者,特别是高位超凡者,早已经不再畏惧任何物理意义上的冷热。

    无论是在北极,还是在赤道。

    他们都不会有寒冷或者炎热的感觉。

    这是因为,他们的肉身,早已经自成小周天。

    可是……

    生理上的寒冷没有了,精神上的恐惧,依然叫他如堕冰窟。

    “黑衣卫……”

    “果然是这样说的吗?”他问着站在他对面的人。

    郑家的家主郑客行。

    与他一般的少将强者。

    “嗯!”郑客行与他一样,感觉心神俱寒。

    “黑衣卫的张惠接见了我……说什么……只要改过自新,就能既往不咎……”

    “当我三岁孩子在哄呢!”

    是的!

    做了那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如此轻轻的放下?

    更紧要的是,这么久了,黑衣卫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派来问他们。

    仿佛不知道那个事情,仿佛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

    等到他们上门求饶了。

    却是一句轻的不能在轻的话‘既往不咎’。

    小孩子过家家呢?!

    这意味着什么?

    无论是南宫望还是郑客行,都明明白白。

    毕竟,历史上已经有了无数类似的故事了。

    郑伯克段于鄢。

    太祖诛晋王。

    都是如此。

    假意放纵,实则磨刀霍霍。

    他们又不傻!

    每一个超凡者,在有着强大的实力的同时,也都是顶尖的精英——再愚笨的人,成为超凡者后,也能轻轻松松拿到博士学位!

    所以……

    “南宫兄……”郑客行忧心忡忡的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南宫望惨然一笑:“郑兄的担忧,我自知道!”

    “但郑兄你又岂能知道,黑衣卫不是不在故意引蛇出洞?”

    郑客行一听,顿时哑然。

    是啊!

    他们怎么知道,黑衣卫是不是故意的在等着他们奋起一博?

    这是不是一个陷阱?

    就像那十字坡一般的陷阱!

    就是要等他们主动跳出来,然后名正言顺的杀个精光!

    可是……

    “我们不动手,难道就能活下来?”

    “南宫兄!”郑客行大声道:“今日岂可复为高平陵下的曹氏?!”

    高平陵之变,曹家束手。

    结果是整个曹魏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所以,历代以来,不知道有多少感叹,倘若当年曹爽拼死一战,局势未必就糟糕到不可控制!

    至少,曹家还能站着死!

    南宫望听着,却是犹犹豫豫。

    “郑兄,这或许未必吧……”他喏喏的说着。

    “当年,太祖北伐,尚且要给伪朝的权贵一条活路,要赦免伪朝皇室……”

    “伪朝的子孙里,甚至有弘历先生这样的大家……”

    “圣朝宽宥……我等若是诚心改过,未必不能得到特赦!”

    郑客行听着,气不打一处来。

    太祖当年确实宽赦了伪朝。

    盛京会战后,不仅仅下令派兵保护伪朝的祖陵,命令不许伤害任何投降或者被俘的人。

    后来更颁布大诏,赦免大批战犯。

    但太祖为何如此?

    因为太祖天纵奇才!

    因为太祖的格局,凌驾在同时代的所有人之上。

    也因为他自信,可以击败伪朝一次,也可以再碾碎他们一百次。

    最重要的是:伪朝当时,已经建国数十年,真正的罪犯和元凶,都已经死光光了。

    留下的不是孤儿寡母,就是纨绔子弟。

    他自然愿意高抬贵手,以此显示自己的包容,以此宣告天下四海他的决心:朕为天下人之子,不仅仅是中原人的儿子,还是所有帝国人民的儿子!

    所以,太祖宽宥伪朝,更多的是出于团结和祢和民族矛盾,制止仇恨的原因。

    可是……

    看着南宫望的样子,郑客行也知道,自己再劝说,估计也没什么指望了。

    “既然如此!”郑客行道:“南宫兄,你便好自为之!”

    说着,郑客行拂袖而走。

    在这楼顶上,一面铜镜,碎裂了一地。

    原来,郑客行并非真身来自,而是借助一个仪式,以镜影投射而来。

    南宫望看着那碎了一地的镜子。

    他叹了口气。

    “我又岂能不知,如今早非太祖之时……”

    若现在还是太祖在位,他又哪里敢有异心?早就扑上去抱大腿了。

    那等英雄人物,即使只是一个凡人。

    他的格局,他的心胸和他的壮志,都足以叫天下英雄甘为马前卒。

    也不可能有人敢有什么其他想法。

    如今,自然早已经不是太祖之时。

    可问题是……

    拿什么对抗中枢呢?

    前些日子,又不是没有看到对抗的下场。

    厌胜学派、巫蛊教,加上他们,还有其他明里暗里的势力,互相配合。

    就连秦陆那边,也特别参与了。

    为此,引爆了一颗大当量的氢弹来做掩护。

    但结果呢?

    黑衣卫毛都没有掉一根。

    厌胜学派与巫蛊教却彻底覆灭!

    不仅如此,连十字坡也被平息了。

    阴司这种东西,居然都落到了中枢掌握之中。

    这还怎么玩?

    没法玩了!

    再冥顽不灵,恐怕……

    不止是要被杀,死了还得去阴司走一遭,收尽刑罚!

    还要连累子孙!

    何必呢!

    南宫望闭上眼睛:“无非不过一死而已!”

    死不可怕。

    家族的延续才重要。

    ………………………………

    郑客行睁开眼睛。

    “竖子不足与谋!”他气呼呼的说着。

    在他对面,贺家的家主贺万却是笑意盈盈:“郑兄何必气恼?”

    “我早说过了!”他冷哼着:“那南宫望,不过是冢中枯骨而已!”

    “说他是袁绍、曹爽都是抬举他了!”

    “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守财奴!”

    “我们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吧!”

    郑客行听着,点点头:“也是!”

    南宫家要坐以待毙,引颈就戮。

    他可不会!

    毕竟,前车之鉴,岂能不识?

    连元顺帝都知道,今日岂可复做徽钦?!

    他们这种活在当下的人物,又怎会伸着脖子等别人来砍?

    那不可能!

    别说他们还是超凡者了。

    便只是一个普通人,也不会傻兮兮的坐着等死。

    “贺兄……”郑客行看着贺万,道:“事到如今,咱们也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

    “只能是博浪一击,希冀于爆发世界超凡大战!”

    “嗯!”贺万点点头。

    世界超凡大战的概念,自从百年战争结束后,便一直甚嚣尘上。

    超凡者们,像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来。

    不仅仅是联邦帝国……

    整个世界都是如此!

    便连昆仑州的超凡者,也是一茬茬的生长。

    超凡的力量,带来了全新的世界,也带来了全新的冲突。

    领土不再重要。

    那些钢铁、煤矿、石油,也不再重要。

    重要的是超凡资源!

    灵脉、福地乃至于各种灵矿、灵土。

    甚至是……可以作为超凡资源的灵魂与血肉!

    所以,在百年战争结束后,无论是在大夏还是秦陆,甚至是昆仑州、天竺,都有人预见到了超凡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

    一旦如此,整个世界的秩序就彻底变了。

    超凡者走上前台,成为主宰世界的力量。

    然后各自将为了超凡资源,爆发激烈的争夺。

    尤其是那些有着神明为后盾的国家、家族。

    势必是要打个你死我活。

    非得分出个高低!

    于是,不仅仅是在秦陆、昆仑州。

    便是联邦帝国的超凡家族们,也在为这那终将到来的超凡世界大战做准备!

    那一个个在福地、灵脉之中蛰伏的将军们,都在等待着。

    可惜……

    超凡世界大战,却终究没有打起来。

    哪怕是,邪神复苏。

    即使是那位黑衣卫的都督,打上秦陆。

    各方都保持着克制。

    同时,核武器、天基武器的出现,对冲了超凡者的危险。

    凡人手中,也有着制裁甚至杀死将军们的武器!

    针对超凡强者,乃是神明,一个个方案都被提出来。

    饱和攻击、超饱和攻击的理论开始出现。

    简而意之就是,一发不够就两发。

    两发不够就一百发。

    实在不行!

    万箭归天!

    拉着所有人一起去废土旅游!

    于是,超凡者被吓傻了。

    凡人居然拿着匕首,顶着自己和他们的脖子威胁:你再乱来,一起死!

    “那……”贺万问道:“郑兄的意思是?”

    郑客行舔了舔嘴唇,道:“贺兄也想到了吧?”

    贺万点点头:“是!”

    “既然要行博浪一击,便不能再顾忌了!”

    “要放下一切芥蒂!”

    “要不择手段!”

    “一定要挑起超凡世界大战!”

    “哪怕我们死了,也要挑起来!”

    “毕竟……假如我们要死……那就不妨拉着整个世界一起去死!”

    “没有我的世界,一文不值!”

    这就是他,贺万的觉悟。

    没有我的世界,不如毁灭!

    “况且,我们未必会死!”贺万笑起来。

    只要成功,世界大乱。

    黑衣卫哪里还有心思管他们?

    郑客行听着贺万的话,也亢奋起来。

    大丈夫正该如此!

    引颈待戮?

    不!

    古人尚且知道,君子死而冠不免。

    身为超凡者,假如一定要死,那就要轰轰烈烈,叫整个世界都知道自己的名字!

    诚如主父偃所言:生不能五鼎食,死亦当做五鼎烹!

    也正如李清照之叹: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那么……”贺万问着郑客行:“让我猜猜,郑兄的想法……”

    “是否是三日后……”

    “那所谓的‘噩梦传说发布会’?”

    郑客行笑起来:“英雄所见略同!”

    “三日后的‘噩梦传说发布会’,看似应当是无懈可击的!”

    “但实则我们都知道……”

    “无论是那些人,还是秦陆的人……”

    “不可能坐视着大夏掌握噩梦空间!”

    “所以他们一定会发作!”

    “届时……”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我们趁乱一击……”

    “只要在会场上击杀一个重要人物,便足以将世界搅乱!”

    那时,场面必然无比混乱。

    混乱中,一旦有联邦帝国的重要人物遇刺。

    这就必然挑起世界大战!

    暴怒之下的黑衣卫,将直接与各方开战!

    那时候,天下大乱,战火纷飞。

    像他们这样的人,就可以蛰伏起来,等待着现有秩序土崩瓦解。

    所以,必须要选择一位联邦帝国必须为此开战的人物作为目标。

    谁呢?

    贺万和郑客行相视一笑,他们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同一个名字。

    X公子!

    贺万从怀中掏出一瓶装在玻璃瓶里的琥珀色的东西。

    “此乃我从秦陆中得到的宝物!”

    “名唤‘耶梦加得之血’,剧毒无比,便是神明,一旦被沾染,也将毫无还手之力!”

    耶梦加得是奥丁系中的吞噬世界之蛇。

    它的血液,连神也能毒死!

    乃是贺万通过秘密渠道,好不容易才换来的宝贝!

    郑客行也笑着,从身上取出一柄缠绕着无数怨毒之气的太刀。

    他轻轻的抽出来。

    “这是妖刀村正!”

    “扶桑最有名的超凡武器!”

    “传说,便是扶桑的妖魔之王,也能伤害!”

    妖刀村正,加上耶梦加得之血。

    杀一个X公子,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原因也很简单。

    他们看来,那所谓X公子,应该就是某个神秘势力的代表。

    即使再强,也应该只有着复苏的神明的实力。

    考虑到过去两百年,复苏的最强神明,也不过是秦陆白骨教堂中的天使之王。

    但即使是天使之王,也有一位,陨落在外。

    象征克制的大天使沙利叶,陨落于希腊。

    传说,出手的只是一个拿着战神阿瑞斯的神器的女子。

    既然,秦陆上的大天使也曾被人设计,陨落在外。

    传说连神尸都被人分食了。

    此外,李守义也曾斩下了邪神的头,并将之彻底灭杀。

    这就说明,哪怕是神,也是可以杀死的。

    只要布局得当,甚至将轻而易举!

    这样的例子,无论是在现实,还是神话中都曾层出不穷!

    只是,贺万和郑客行永远不会知道。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

    他们头顶的空气中,那虚无的虚空深处。

    有着数不清的邪瞳,仿佛是从虚空长出来一样,突兀的从一块块鼓起的虚空壁垒中长出来。

    这些邪瞳扭动着,发出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听到的古怪的恐怖叫声。

    就像噩梦的梦呓一般。

    “我这是怎么了?”

    “这梦是越做越奇怪!”

    “居然能梦到有人要刺杀我?!”

    “疯了!我真是疯了!”

    但这些邪瞳的表面,却都裂开来。

    长出一条条畸形的扭动触手。

    这些触手的腕部裂开,一排排锋利到让人一看就明白,可以吞噬和撕碎任何物体的细长的锋利牙齿密密麻麻的按照着某种规律排列起来。

    咔咔咔!

    咔咔咔!

    这些牙齿互相摩擦着。

    虚空都因此动荡起来。

    隐隐约约,能看到,这些触手的上面,那黏液流动着的躯干上,都似乎坐着一个个影子。

    有威严的帝君。

    有神圣、邪异的佛陀。

    也有着死气森森的冥土之主。

    但更多的,却是一个个稀奇古怪,根本不似人类,甚至连生物都不算的畸形物体。

    其中大部分的东西,都似乎处于某种诡异的状态中,仿佛在沉睡着一般。

    那些醒来的东西,则发出一阵阵古怪的笑声。

    “嘎嘎嘎……嘎嘎嘎……”

    “刺杀吧!”祂们甚至发出一道道呓语,这些呓语从虚空中溢出,悄无声息的沉淀到贺万和郑客行的心神之中。

    蛊惑着他们,怂恿着他们。

    放大了他们的决心,扭曲了他们的精神。

    “你们会成功的!”

    伴随着这些呓语的悄然沉淀。

    贺万与郑客行的意志,越发坚决起来。

    他们甚至隐隐有了感觉。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天命!

    注定要去做的事情!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