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从姑获鸟开始_ 第三十三章 权力与职责-

时间:2021-06-14 19:0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活儿该小说从姑获鸟开始 第三十三章 权力与职责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好。”

    赵剑中扶着桌子站起来:“我推荐的人最多,足足有三个。其中杨狰是大家最熟悉的,他也是早年组建阎昭会时候的成员,和在座很多人都并肩作战过。我也不再多介绍了。可以直接就杨狰是否进入二席投票。”

    詹跃进还是头一个举手的,带起不少天类的代行者一起举手。可苏灵没有举手,无畏三藏也没举手,就连赵剑中自己似乎也没有举手的打算。

    一席上一名穿着笔挺西装的白净青年开口道:“无论品行,资历,我是乐于见到杨狰进二席的,但是他毕竟只是七宫巅峰。后面再看吧,大伙觉得呢?”

    他的话引起了不少人的响应。

    但是在不少人心里,在危月燕进入二席以后,他们就不太看好杨狰能进入二席了。

    金刚智,九凤,太岁,三人都是六司级别的实力,没道理堂堂六司争不过七宫巅峰。

    正常情况下的话。

    “好,那接着进行。除了杨狰,我还推荐了九凤和太岁的代行。张孟敖,还有丹娘。孟敖,你起来和几位老伙计打招呼。”

    赵剑中说完,现场议论纷纷。

    “张孟敖?赵先生手下代九凤的不是齐连城么?”

    “张孟敖是谁?我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丹娘眼神一动,九凤就坐在她身边,是个把面容和身形都遮在黑色高领大衣里的男人。

    名叫张孟敖的九凤代行站了起来。向一席众人冷点头致意:“诸位,我回来了。”

    “他好像不是阎昭会的人,难不成是最近从特殊人才名单里拯救回来的阎浮行走?”

    三席上,句芒问向披肩发。

    可披肩发却没有回答他,而是怔怔出神:“他居然还活着?”

    在座不少人都流露出了骇然的神色,或者低头沉思。

    赵剑中说道:“他叫张孟敖,我想在座一些人都已经不认识他了,但大多数人应该记得。他曾经担任过思凡的病苦,时至今日,病苦的苦器还在他的身体里。”

    许多没有经历过两年前剿灭思凡战争的人,脸色这才精彩了起来。

    “在十五年前,他就已经加入阎浮,论资历,比现在很多二三席的代行者资历都要老。如果你们当中,有人乐意翻越几年前的阎浮行走花名记录的话,记录里写明了,张孟敖本人在四年前,也就是我们还没有剿灭思凡成立阎昭会的时候,他就因为一次阎浮事件失败永久滞留,从此失踪。后来思凡看中,成了当时的病苦。”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是在为阎昭会的前身,也就是由我,曹援朝,刘大均组建的执法会工作,当时我们组织了一批人,以各种理由加入思凡,为后来剿灭它做准备,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思凡土崩瓦解,以当时孟敖的功劳,是应该进一席的,但他没能从坠入叶海的八苦命境回归,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

    “直到今天,思凡复苏,我们才找到了他。他已经暴露,我把完整的九凤传承给了孟敖,用来压制他体内的苦器,并向他承诺,要他重回阎昭会,至少坐上二席的位置。”

    顿了顿,赵剑中最后道:“当然,这东西我一个人说了不算数,我也不会说什么肉麻的场面话,有些娃娃们听我三言两语,都觉得我在说天书。但是对于张孟敖,我报以完全的信任,在内部的几次会议上,几位阎浮主,还有无畏三藏和步羊,也对张孟敖报以完全的信任,现在,一席各位可以投票了。”

    阎昭会之前的内部会议,人数在三十人到五十人不等,是由一席和部分二席决议的,这次关于新九凤张孟敖的事,也很显然早就有腹稿,一席的人几乎齐刷刷地举起了手。

    两年前剿灭思凡,是自打阎浮行走抱团以来,最惨烈的一战,能从那场大战中生存下来的,就是小卒子,如今也几乎都成了三,四席代表,阎浮行走也彻底迎来了百年未有的黄金时间。两年看起来很短,可对于时常在低序列遨游的代行者来说,却已经是可以淡忘的东西了。

    现场的气氛不算热烈,可也绝说不上冷清,大多数人对于张孟敖进入二席,态度是欣然接受的,即便张孟敖参加公投,想必票数也不会很低。

    还没有到公投阶段,空缺的二席名额,居然已经占去了一半。

    张孟敖成功坐上二席,可表情仍然非常冷淡。

    白晓看了杨狰一眼,心里有点懵,本来他以为,四个名额,三名六司,杨狰进二席是板上钉钉,可现在,情况开始向另一个方向滑落了。

    金刚智和太岁,单论实力,毫无疑问是能够完胜杨狰的。

    在场的人似乎没能从赵剑中话里巨大的信息量里走出来。

    “最后是太岁,旧太岁叛逃阎浮,这没什么可说的,至于这位新太岁的出身,我想不少人也都听过风传,和我们所有人不同,他是序列鳞·丁酉二十四果实出身的一只山灵。可太岁是对架构阎浮不可或缺的传承,这几年一直靠后土一个人撑,她能撑多久?我知道,在座很多人,对我推荐山灵表达出强烈的不理解。说老实话,我一开始也没有推荐山灵的打算,只是想通过一些利益上的交换,让传承太岁重归阎浮。”

    说着话,赵剑中看向丹娘:“可她提出的条件,未尝不能考虑,所以我答应推荐她进入二席。”

    “对于这一点,我倒是想请老爷子详细说说。毕竟之前开会,老爷子也只是含糊过去,到今天为止,除了你,我想其他几位阎浮主也弄不清楚,你为什么坚持要一只山灵进二席。”

    一名二席的代表毫不客气地说道。

    这人叫邢森,在二席里出名的火爆脾气,上次和姒文姬针锋相对的也是他。

    丹娘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站了起来,向赵剑中点头示意道:“人主大人,既然是我提出来的,让我来回答他的问题吧。”

    “你叫我赵先生就好。”

    说完,赵剑中干脆就坐下了,真的让丹娘自己来说。

    丹娘往向那名二席代表:“阎昭会的二席过去只有一个标准,就是六司级的代行。既然如此,太岁为什么不能进阎浮?”

    “我向来是有话直说,你和我们出身不同,立场和思考方式都不一样。反倒是思凡那一套,跟你出身更合,你进阎昭会,我勉强能同意,可二席的位置,不能交给一个外人。至于太岁的重要性……”

    顿了好一会儿,邢森又道:“我这么说吧,你人在这儿,太岁传承就飞不出这个会场。”

    “说白了,你们需要太岁这道传承,但又不想让我做主,我说的对么?”

    “大体上,是这个意思。”

    丹娘点点头:“我可以不坐这个二席。”

    邢森皱眉道:“你也要退选?那我就没意见了?”

    “不,我会竞选,但我可以不坐这个二席,我甚至可以不进阎昭会。不享受阎昭会所有的权力。只履行太岁在阎浮中的那部分职责。”

    邢森不屑地笑了笑:“职责就是权力,权力就是职责,你在跟我玩弄字眼么?”

    “当然没有。”

    丹娘摇了摇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