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勒胡马_ 第四十五章、我不做赵括-

时间:2021-01-07 13:2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赤军小说勒胡马 第四十五章、我不做赵括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大军行路,理当有先行,有合后,还有游哨遮护两翼,但扬排长率领着屯兵和农夫,只想尽快赶到渭水支流东岸,好封堵贼人的来路,而那些秦州兵则对地理不熟,又意在劫掠,故此双方都没有派人在前面哨探

    于是就在大道之上,对面相逢,各自都吓了一大跳。

    双方隔着四五十步的距离,同时止步。屯所的农民当即哆嗦起来,朝后瑟缩,杨排长手提长刀,把刀背朝他们肩膀上一顿混乱敲打,在部下的协助下,好不容易才让这些农民站稳脚跟,并且排列起来一个四乘五的松散小方阵。他朝对面望望,就问左右:“我这几日上火,眼燥,难道是瞧错了?不是说有百余贼人么,怎么尚不足其半啊?”

    左右答说:“排长你没看错,我眼神好,细细数过了,只有四十七人或许其余的还在后面吧。”

    杨排长舒展一下双臂,活动活动筋骨,说:“以一敌五,颇为凶险,但若只有这四十多人,咱们一人最多打三个”低头掐指算算,貌似这个得数没错“倒也不至于败吧?”

    左右道:“我方尚有农夫,总数比贼人要多呢。”

    杨排长瞥了一眼旁边那些战战兢兢的农夫,摇头道:“我悔听都尉之言,带这些没鸟的废物前来,抵得甚事?只怕贼未靠近,他们倒先跑了”顿了一顿,一咬牙关,说:“汝等且看好这些鸟人,贼既不多,且待我上前去叫阵,砍他一两个,众心或许便定了。”

    就此越众而出,手挺长刀,边走边叫:“秦州来的鸟人,都给老爷滚将去,免吃老爷之刀老爷刀头上,胡寇都不知杀过几许!若不肯时,且叫个有鸟的来与老爷较量看看呀!”他这“老爷”的自称,自然是跟甄随学的。

    对面的秦州兵原本见来着不过一群手执耒耜的农夫,并不以为意,可随即就见农夫背后又跑出不少兵来为怕农夫逃跑,行路时杨排长是把他们顶在前面的因有农夫遮挡,影影绰绰,数不清确数。众人不禁犹豫,不敢继续向前,只是聚在一处商议。

    有人说怕他何来?有人说还是暂退为好。还没等商量出个结果来,就见对面一名军士执刀而出,高呼叫阵。

    秦州兵中当即便有人端起弓来,瞄准了杨排长便是一箭射去。杨排长急忙挥起长刀来一格,将来箭劈成两段。可是随即第二箭也到了不是前一个人所射他被迫朝侧面一跃避开,然后是第三箭

    杨排长再也躲不及了,不禁大叫一声,那箭正中肩窝,翻身便倒。

    秦州兵群起欢呼,屯兵这边却个个面如死灰,农夫们倒是没人逃跑全都吓傻了,一时间腿脚皆软,还反应不过来。

    可是呼声未息,却见杨排长一个鱼跃,又再跳将起来,刀交左手,右手一把攥住插在肩膀上的箭支,狠狠将箭杆折断。他连连吸气,口中叫道:“暗箭伤人,何等卑怯!而且偌大个人竟然射不准”一指自己的脸:“要射此处,方不会痛啊!”

    随即大喝一声:“谁射的,站出来不要走!”足下发力,挺刀便直朝对面阵列猛冲过去。

    杨排长这份后悔啊,本打算找个人单挑,亮亮自己的战技,鼓鼓己方士气的,没想到贼就是贼啊,根本不讲规矩如今自己暴露在队列之外,想退去,不但丢脸,而且把背卖给对方,将更凶险,那就只有冒险继续朝前冲了!

    他这一跑动起来,对面连射两箭,便都落了空,再想拉弓,人已近身。几名秦州兵急忙挥刀来砍杨排长,被杨排长闪身避过,随即狠狠一刀,正刺中一名秦州兵的肋下。

    杨排长倒没吹牛,他确实是从阴沟水畔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倘若徐州军是计首级算功,他起码都能升个队副啦。只可惜徐州军主要是计算集体功勋,他虽奋勇,在众兵中却不甚显,所以才刚爬到排长而已。

    这不是两军交战,只是小规模械斗,个人武力的作用相对凸显。要说秦州兵中也不乏勇士,但此来只为劫掠,同伴带着抢到的财物已经折去了,自己若归,便可享用,若不得归,那不是白白便宜了同伴么?本身战意就不甚高,再见对面徐州兵中箭不退,依然执刀杀来,就有一半先自胆怯。即便不怯的,受到身旁之人影响,动作也难免有些走形

    唉,怎么我上了,你们倒往后退?刚才谁射的箭?你怎么不先站出来跟他打过呢?

    就此杨排长一刀便即建功,捅得对敌之人长声惨呼。他不叫还则罢了,这一叫唤,同伴多数胆落,有几个当即掉过头去,转身便跑。

    屯兵方面则不同了,半数见到排长朝前冲,也不管那些农夫了,舞刀挺矛便即跟进护卫。左右不过数十步距离,一冲便至,双方就此厮杀在了一处。

    剩下的屯兵呼喝农夫们跟上,农夫们原本拖拖拉拉的,可是仔细一瞧,貌似己方占据了上风随即前方传来杨排长的嘶声大叫:“都给老子上来,杀得一贼,便赏一斛麦谷、一条肉脯!”

    这些青壮农夫既然能在乱世中存活到今天,多数也都有些争竞之心,对付气势汹汹而来贼人或许不敢向前,但若对付即将败退的贼人,且还有赏赐可得,胆气便不禁略略一壮。而秦州兵见到大群农夫也将要冲近虽是农夫,终究人多势众,而且那耒耜也是能够打死人的当即发一声喊,无分勇怯,全都转身便逃。

    扬排长领着人一直追出去两里多地,直至渭水支流,眼瞧着剩下的秦州兵陆续跳水,泅渡而去,他才终于止步。左右问:“还追不追?”杨排长咬着牙关斥骂道:“追个屁啊,你不是说后面还有么?先把老爷抬去哎呦,这一箭射得还挺深,若是伤了筋,不能打斗,老爷下半辈子靠啥来活?如何还娶得了妻,生得了子?!”

    扶风的快马报至武功,武功县内尚无县令,由一名徐州军队长暂摄县事,闻讯大怒,当即领着半队之众便即前往救援。可是等他们赶到屯所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近午时分了

    好在屯所无虞,只有两名农夫和一名排长受伤,倒砍翻了五名秦州兵,将尸首拖将来,悬挂在大树上示众。徐州军队长乃请钟声代笔因为他本是文盲,即便经过军中大补习,如今也仅仅能够识得几个字罢了,笔仍然是不会端的行文禀报国治槐里。

    始平国相乃是裴开裴景舒,接报同样恼怒。要知道蒯城就在他始平国内,秦州兵劫掠的也皆是他始平的村落,已然多次接报,如今竟连屯所都险些遭袭裴开当即骂道:“什么郡守剿贼不得出境?卫道舒只是怯懦而已!”

    裴景舒打小在辽东长大,其父裴武为玄菟郡守,其叔裴嶷为昌黎郡守,两郡相邻,兄弟二人不分彼此,再加上天高皇帝远,没人在乎什么不得越境的规章制度裴嶷见天儿跑玄菟郡中去探望其兄,顺道帮忙大哥剿匪安民。

    故此裴开心里从来就没有这些旧规,再加上裴该是我兄弟,裴嶷是我叔父,我还有什么规矩不敢破么?他心说倘若易地而处,我定会出兵救援啊,就你卫展那么多借口!

    当即上奏,弹劾卫展,随即还写信给镇守陈仓的熊悌之。裴开仗着自己姓裴,又跟熊悌之相识,信里的话说得很不客气,大意是:

    我兄弟把你安置在陈仓,所为何来?不是让你监视蒯城的张春吗?如今张春见天儿派兵在我始平国内烧杀抢掠,你隔着一条渭水,就能当作瞧不见?所谓“徐州有一熊,虏过不敢凌”,轰传天下,原来全都是放屁吗?!

    当然啦,裴开终究是读人,用词必然要文雅得多。但他也知道熊悌之是老粗,并未骈四俪六,相信对方完全能够读得懂。

    熊悌之在陈仓每日锦衣玉食,饱餍甘肥,短短数月之间,连裤腰都已经改过两了,原本并不打算搭理始平国内之事。可若是卫展来信还则罢了,既是裴开行文,话又说得很不客气,就不由得熊悌之不强打起精神来啦。

    他知道裴开是大都督的从兄啊,且其亲叔父裴嶷深得大都督信用,这若是裴氏叔侄在大都督面前说自己的坏话,恐怕官职禄位难保啊!

    高乐不就被抹下来了么?熊悌之可不想自己再跟高乐左右互易,矮上半截。

    好在他在陈仓也不是光吃喝不干活的,还是经常派些士卒出去,探查蒯城方面的动向主要是怕张春来打陈仓。正巧士卒来报,说经过核实,张春确已病重而归,不在蒯城之中,且接替者尚未抵达如今蒯城无主。熊悌之不禁大喜:“此天之所以救我也!”

    我大可以领着兵去蒯城下游行一,相信在城中无主的前提下,对方未必敢出城来战,而且即便来战,众心不一,我要撤下来也很容易。如此一来,则大可以向裴开作交待了。

    于是挑选精兵一千,多备骡马方便跑路渡过渭水,缓缓迫近蒯城。城中竟然还派人过来问:“君驻陈仓,何以来犯我蒯城?”熊悌之喝骂道:“原是汝等来犯我雍州,占据蒯城不去,我今奉始平裴相之命,特来驱逐汝等!”顺便就问来人,你是代表谁来跟我说话的?如今蒯城之主为谁?

    对方还是打着张春的旗号,这说明城内依然无主,熊悌之心乃更定,于是继续向前,计划距离蒯城三里地后,耀武扬威一番,再原路折返不迟。

    他以为自己运气好,其实运气很糟来使才刚返,镇军将军胡崧奉司马保之命来镇蒯城,便恰好赶到。胡崧闻讯便道:“彼止千人,竟敢前来,分明欺我秦州无人!”当即点起五千兵马,出城迎战。

    熊悌之虽然貌似忠勇,其实毫无死斗之心,但终究是裴该一手调教出来的将领,又曾得过陶侃的指点,在用兵方面颇为谨严,自然在队伍前方撒出去了不少探马。等到探马来报,蒯城大开东门,有数千人汹涌杀出,熊悌之当场就慌了本以为秦州兵未必敢出城来战,怎么我算错了么?

    忙问:“可探得是何人旗号?”探马复道:“旗上字‘镇军将军胡’。”

    裴该原本要求徐州军中队长以上将吏都必须识字,否则不得升迁;后来把范围又扩大了,若是不能识得五六百常用字,就永远是大头兵,连伍长都未必当得上尤其担任哨探的精兵,必须得能够认识字,才方便辨识旗号啊。

    熊悌之闻言大惊,暗骂道:“竖子竟敢欺我!”

    镇军将军品位甚高,乃是三品显职,距离重号将军仅仅一步之遥而已,司马保麾下只有一人为三品将军,就是这个胡崧。换言之,胡崧的名位还在张春之上,别说张春不在蒯城,即便他仍然滞留,胡崧既至,理论上张春也得听胡崧的熊悌之暗道,谁说蒯城无主?还假模假式说是受张春所遣,这不是故意诓我吗?!

    他不禁想起了裴大都督曾经说过的故事裴该闲来无事,常与将吏们讲古,好方便那些大老粗们以史为鉴昔日秦、赵于上党相争,赵国以赵括接替廉颇,而秦人则以白起接替王齕,因为白起名高,特意命军中隐秘其事以惑敌。裴该当时就说了:“赵括非不能战,却不是白起的对手,若知当面敌将为白起,或许便不敢妄动了,不至于败”

    熊悌之心说,难道今天我要做了赵括不成吗?!张春能不能打,我是不清楚,胡崧是否比张春能为大,我同样不清楚,但敌人故意隐瞒真实的主将,必然有其用意啊肯定是设下了圈套,专等我来上钩!

    本来己方兵马就不多,原想仗着徐州军的勇名,吓阻秦州兵出战,谁想敌军真的开城来迎若无十足把握,他们敢吗?如此则不必较量,高下立见我岂可冒冒失失地继续向前啊?

    当即下令,后队变前队,咱们赶紧撤吧!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